论民主与民族
2017-12-21 17:53:28
  • 0
  • 0
  • 9

          民主与民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有时我们常想兼得,比如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兼得当然也不走不可能,但一定就会有个谁先谁后、谁为基础的关系问题。中国思想界一直回避这个关系问题,于是常以为这两个东西是可以并列的,这个误区有时会有危害的,特別是有些人想借用什么来对抗民主时。所以很有必要搞清二者的关糸。 

          要搞清关系当然先要看二者有何不同。要论民主与民族的不同,只有先看他们的主体细胞组成及指向。民主的主体细胞是每个自然的人,指向是人的政治权力及由人组成的人民的政治权力。民族的主体细胞也有人的成分,但还有土地、国家、传统、文化、血脉、历史的概念,不那么纯粹。比如说中华民族,就是一个不那么纯粹的概念,它是包括汉民族与其它五十多个民族组成的,实际是一个国家;现代社会婚姻以个人意愿为基础,血脉也就慢慢不会那么纯粹,民族也就会不那么纯粹了。不纯粹的东西,还故作纯粹的、信仰性的煽动,就会闹出些尴尬。比如清朝未年慈禧放任支撑义和团,煽的就是民族主义情绪:杀洋人。但到孙中山,要驱除鞑虏,指出了滿清当然包括慈禧跟洋人一样也非我族、也应驱逐,这段就是中国的民族主义史的笑话。所以对那些过分宣扬民族主义的人,要有一定警惕,他们很可能带有自己的私利的政治目的。象慈禧,那是怕洋人输入了民主自由平等的价值观,于是都不向她下跪了。 

         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也有真正为民族好、要为民族争利利益的民族主义,象孙中山就是。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孙中山把民主、也即民权与民族主义联系在一起,他并沒有把民族极端化,并没有因为民主之类是洋人发明的、洋人首先在用的东西而排斥。这才是真正把民族置于恰当的位置上:民族、民族,是先有民而后才有族。民在先而族在后。有利于我民的,无论产于何族,皆应拿来用之。实际也是有这样才能真正有利于我族的发展,民族的力量只有靠凝聚民之心、民之力,才能实现。这里也就有了一个标准:真正的民族主义和假民族主义的区别,就在于他敢不敢将民族与民主等一些有利于民的价值联系在一起。但凡借着民族而抗拒外面的一切价值的多半是假的民族主义。就象当年的慈禧,包裹的是民族主义,内地里是大清王朝的私家利益,和保护这些私利所需要的专制主义。

         民主能成为真假民族主义的试金石,就因为民主就是要的民权也即人权。而民族是由民组成,民是民族的基础和前提。看清楚一个政权是否真正尊重民权、为民争权、以民立权,也就是看清,它是否尊重承认这个民族的基础和前提,也就知道它是真民族主义还是假的了。 

        实际上每个人要组成为“民”也只有靠一套民主的政治机制才行。人是“民”的细胞,每个人的意志有可能不同,但通过民主机制可以共约出大多数人认同的意志,所以沒有民主实际上形不成“民”。沒有民哪有民族了,从这点说不要民主的人说是在要民族就明显在撒谎了,他连形成民的意志的机制都不要,就是不要“民”,不要“民”而在说民族主义,那不是笑话吗?沒有“民”何来民族了? 民族、民族,族以“民”为本,人民、人民,民以“人”为本。中国的文字其实很传神的,含义皆诂于词中了。是之,民族之根基尽在于人了。人是最自然的也最根源的,人是根本。也所以对人的态度,才是最能区分的阵线。至于民族的意义是寄之于其的。尊重人、人权的民族,是可视为之同一战线,因为有利于我民的,必有利于我族:而不尊人、人权的一切,既便披挂着我族的外衣,那也只是强奸和冒充,不足为信的。左倾分子借民族来反民主的伎俩一定要识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