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力量再分析
2017-02-12 07:58:52
  • 0
  • 5
  • 42

几点个朋友闲来瞎聊,其中有人说从网上舆情看,中国今天要是民主了也是左派的多,左派会占上风。真是这样吗?

我的回答:真也不真。

真是说从网上舆情来看,似乎左点的占了多数。不真是说,分析一下不一定如此。

下面就来分析一下。

前面说的有个限定:网上舆情,就只是网上给人的感觉。既是网上的就是经过筛选的,经过筛选的东西,筛选人的味口和他自己的倾向就在里面了。现在的筛选权在味口偏向于何的人手里大家心里都清楚的,于是筛选的结果也可想而知了。肯定是左比右多。

由于其他輿论渠道传统的的一统化模式,且早为人厌弃,所以网上的东西还真有引导舆论的功能。这是网上的放大的功能。影响着左右的力量比。

某事件以来的、传统的左倾说法的教科书并没有清理、传统的左倾的宣传说法并没清理、传统的做法仍在继续,自某事件后几十年的左还在散发它的味道、还在继续它的功能,这些,都在教育人民,特别是在教育未经历过文革及八十年代的年青人。使他们没有比较,不知道党内左倾路线的存在及其危害性,从而也缺乏对左的一套宣传的警惕性,缺乏对民主自由等价值必要性的认知。

由于这二十多年左的力量控制了各级组织,包括政府和社会组织,形成现实社会生活中话说左点没事,说右点就事事不顺、要牺牲很多利益,影响晋级、评职称、易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等,是自找麻烦。这种情况下当然左比右多,而且这种假象会蒙蔽更多的人,使更多的人以为左是普遍、左是正常,不左的人有点另类化了。

由于极左造成的,诸如文革那样的历史事件不能深入批判和寻找原因,原先传统的主流信仰巳无人相信,其他价值观又被限制打击,社会进入信仰虚无从而信仰渴望状态。

这时借故煽动国家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必是一煽而起。于是国家和民族成为信仰,成为合法性狂热。再借此散布西方威胁论,于是源于西方的民主自由价值文化也成了威胁,于是左倾更加正确、于是右点的万人追剿的文革局面重现。这就是利用国家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扩左打右的伎俩。有些人把这种伎俩玩得炉火纯青。

本届中央反腐赢得了很多民心,党的威望有所提高。但由于不敢或暂时不能反左,加之有些人把党往左里宣传,淡化抹杀党在四九年前提岀的新民主主义即民主主义路线,造成似乎党的主流路线就一直是左的假象,把党与左倾路线划等号,把人民因党反腐而产生的拥护、恢复的热爱都拨拉到左的营盘,变成对左的热爱。是以躲在党的大旗下,享受近年反腐成果,为左倾积攒力量。

制造右的力量要颠覆社会、破坏稳定的假象,让顶层不敢放手反左。以至左的力量在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等左王兼腐败分子被揭穿后,还能苟延至今,甚至有所复活发展。使通过反腐暴露左倾路线以集权掩护贪腐的本质、本应收到的效果并未显现,反被混淆于文革和文革前的类似运动。在民间可为文革等极左运动招魂,在上层可以此为由抵制反腐。

左倾力量制造的党内路线及相应的权力斗争,及被左倾有意放大的右要颠覆社会的假象及用此假象对党内改革派的攻击混在一起,还会使得右里面的理性派不得不自己噤声、停止启蒙、停止对左的力量的批判。这也使左的力量因没有得到本应有的遏制,正确的思想得不到宣传。

经济上由于左倾力量干扰,市场经济至今未形成,靠国家吃饭的人很多,不靠国家吃饭的民企实际上也要靠权力关系吃饭;他们由于利益关系权力稳定害怕社会动乱。而左倾散布宣传的民主派会搞乱中国的说法也吓住了他们。

散布民主恐怖论,让各级公安等任意打击,制造对立,迫使部分民主派更加激进,再以他们的言行去恐吓上面及群众,使要求民主的人更加孤立。

以上便是为何当前让人感觉中国要左的人多的原因。

可以看岀这种状态是有些有心人克意制造的。其目的是要让党内改革派自打自的嘴巴。你不是要以人民为中心吗?你看,人民大多数不要民主。好了,你提出的民主自由等价值观,和你一起被吊在半空中,可作为他们攻击的把柄了。

在他们所有策略中,成功转化党内改革派的反腐及重民生等巨大努力为其所用,是最为毒辣也有效的招数。这是由于他们阻挠也吓住了党内改革派去反左。不反左,党不分左右,那你所做的一切,及由此产生的人民的信赖他都可分享;当然他所制造的一切与人民的对立也让你分担。所以你制造的人民对党的爱戴越多,他越花得来,因为他的队伍越强大。所以这就如癌症上身一般,你营养也营养了他们,你治疗也伤你自己。唯一的办法只有开刀:反左,割除他们。

癌症上身绝非小事,人再强壮也终有一天要输给它的。故此作文以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